潇湘农夫:今天是纪念屈子的日子_虫虫新闻网-草根新闻网-www.ccxinwen.com_草根视角观天下_风云资讯聚虫虫
潇湘农夫:今天是纪念屈子的日子
评论
虫虫新闻网-草根新闻网-www.ccxinwen.com_草根视角观天下_风云资讯聚虫虫
网络
2018-06-20 17:34

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系列考察,表明:是要中国人民不忘国耻、振兴中华的,是要以独立自主为主、以外援为辅建设中国的,是要砥砺前行、开拓创新强我中华的,是要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、夯实我们党的执政基础永葆红色江山的,是要将中国建设成为富强、民主、繁荣、生态、美丽的国家的,是要使中华民族以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,是要中国人民崇敬英雄、礼赞英雄的,是要强我军魂、壮我国威、维护国家尊严、保卫国家安全的,而这些不正是屈子的追求卓越、以民为本、探求真知、勇于创造、崇尚英雄、热爱祖国的伟大精神吗?这些不正是对屈子精神的继承和发扬光大吗?

潇湘农夫:今天是纪念屈子的日子

五月初五,吃粽子、赛龙舟。吃粽子、赛龙舟者何?敬吊屈原(屈子)。敬吊屈子者何?纪念屈子伟大的精神。

屈子的精神是严以律己、追求卓越的精神。屈子出身楚国贵族,生于寅年寅月寅日寅时,又得黄览赐以嘉名,属于先天高贵、生而内美的谦谦君子、大人先生,但是,屈子并不怎么以此为美,而是“重之以修能”,披江蓠与辟芷、“纫秋兰以为佩”,积极提高自己的修养,不断锻炼自己的品质和才能。他的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追求、他的刻苦自励和对自己的不断超越,是为了成就卓越,而他果然成为了卓越的人:卓越的政治家、卓越的外交家、卓越的诗人,“博闻强志,明于治乱,娴于辞令”。这种卓越,不是屈子一个人的卓越,同时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卓越,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。

屈子的精神是以民为本、心忧元元的精神。屈子很早就得到了楚怀王的重用,可以说是少年得志,“入责与王图议国事,以出号令;出则接宾客,应对诸侯。王甚任之。”只要屈子和其光、同其尘,不做奸臣做弄臣,屈子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、用不尽的富贵。可是,屈子偏不,屈子偏要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!”——为了楚国的富强,为了减轻楚国人民的痛苦,“屈平正道直行”,不断规谏楚怀王的过失,时时想着匡正时弊,这不免娥眉被妒,信而见疑。屈子虽然牺牲了“小我”,但是,成就了“大我”:屈子的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、君为轻”的民本精神,长留人间,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。

屈子的精神是敢于怼天、追求真理的精神。当世界上绝大多数民族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,当世界上那些已开化的民族在忙于创造上帝、真主、神佛的时候,我们伟大的屈子却发出了天籁的问天之音:”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?上下未形,何由考之?冥昭瞢暗,谁能极之?冯翼惟象,何以识之?明明暗暗,惟时何为?阴阳三合,何本何化?圜则九重,孰营度之?……”洋洋洒洒,一百多问,不说是绝后,至少是空前的:诗篇从天地离分、阴阳变化、日月星展等自然现象,一直问到神话传说乃至圣贤凶硕和战乱兴衰等历史故事,表现了屈子对某些传统观念的大胆怀疑,以及他追求真理的探索精神,以至毛主席由衷地称赞写了《天问》的屈子和回答屈子《天问》之问的柳宗元:两千多年前屈原写了《天问》,一千多年前柳宗元写了《天对》,胆子真大!——屈子的胆子不仅是屈子个人的胆子,而且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胆子!这个胆子,就是中华民族不懈追求真知、不断追求真理的精神。

屈子的精神是崇尚英雄、礼赞英雄的精神。屈子写了《九歌.国殇》。这首崇尚英雄、礼赞英雄的诗歌,两千多年后,读来还是那么让人荡气回肠、豪气顿生:“操吴戈兮被犀甲,车错毂兮短兵接。旌蔽日兮敌若云,矢交坠兮士争先。凌余阵兮躐余行,左骖殪兮右刃伤。霾两轮兮絷四马,援玉枹兮击鸣鼓。天时坠兮威灵怒,严杀尽兮弃原野。出不入兮往不反,平原忽兮路超远。带长剑兮挟秦弓,首身离兮心不惩。诚既勇兮又以武,终刚强兮不可凌。身既死兮神以灵,魂魄毅兮为鬼雄。”这是什么精神?这是爱国主义精神,这是英雄主义精神,这是“不怕死”的精神,这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,这正是我们今天特别需要坚持和发扬光大的精神!

屈子的精神是勇于创造、敢为人先的精神。屈子生于楚国,自然发楚声、作楚辞。但他的发楚声、作楚辞,不是依葫芦画瓢,而是开宗立派、发明创造,将楚辞、楚歌提高到了一个中国古代文学的高峰。屈子开创了“骚体”文学形式,这就是他创作的光照千秋的诗歌《离骚》。《离骚》以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为主线,以花草禽鸟的比兴和瑰奇迷幻的求女神境作象征,借助于自传性回忆中的情感激荡和倏生倏灭的幻境,倾诉了对楚国命运和人民生活的关心,“哀民生之多艰”,叹奸佞之当道。主张“举贤而授能”,“循绳墨而不颇”。提出“皇天无私阿”,对天命论进行了批判。作品中大量的比喻和丰富的想象,表现出了积极的浪漫主义精神,开创了中国文学的“骚体”形式。《九歌》虽是“旧瓶装新酒”,但是,作为“楚辞”,却正是屈子定下的文学程式。至于前面已经提到的《天问》,更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奇葩,有“千古万古至奇之作”之誉。屈子在文学上的发明创造、开宗立派,固然是他的“文学才气使然”,更是他敢为人先、勇于创造的结果。这种敢为人先、勇于创造的精神,正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