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“长波电台”与“共同舰队”这档合资合股的生意_虫虫新闻网-草根新闻网-www.ccxinwen.com_草根视角观天下_风云资讯聚虫虫
说说“长波电台”与“共同舰队”这档合资合股的生意
评论
虫虫新闻网-草根新闻网-www.ccxinwen.com_草根视角观天下_风云资讯聚虫虫
网络
2018-05-23 14:32

50年代苏联专家帮助中国开展了军事测绘方面的各项业务,在此基础上,中国绘制出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。于是,苏方提出每绘制一批新图都应给他们一份,但同时却不愿意将苏联绘制的中苏边界地区军用地图交给中方,而只同意提供缴获后经过改制的日本地图。军委测绘局自然婉言拒绝了苏方的要求。不谈“政治正确”,只说生意经,在事关国家安全、主权和利益的重要生意面前,当年的兔子大佬们究竟做错了神马?嗯?这不就是合股合资生意必须面对的问题么?

 说说“长波电台”与“共同舰队”这档合资合股的生意

这是两件事儿,实际上又是一件事儿。因为跟中苏关系交恶有牵扯,改开后有人扯出来黑土鳖啊。认为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没有大国沙文主义,更没有“控制中国”的企图,提出长波电台和共同舰队的问题,纯属是要共同对付“美帝国主义”,中国领导人过于敏感了,破坏了中苏团结……,云云。

这场官司过去半个多世纪了,争端双方检点反思那肯定是必要的。但要就事论事来说道的话,长波电台和共同舰队的问题,你还真就挑不出当年的领导人做错了什么。这两件事儿毕竟是涉及国家安全利益的“兵家大事”,就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,大家合伙做生意不也得把责权利算清爽么?

先说长波电台——当时双方都称之为“超长波电台”,这玩艺儿是用来干啥滴耶?用来解决对潜通信问题,即“潜望镜或以下深度”的替艇通信问题的,作用和意义不用俺来絮叨。当时嫩生生的水师也想整个这东东出来用一哈。于是怯生生地问毛熊,可不可以助一把力?毛熊一听很感兴趣,他们一直就想在太平洋西岸整个这个东东出来,好招呼在太平洋活动的毛熊潜艇——这当间对付“美帝国主义”的涵义当然也是存在滴。于是毛熊非常积极且大包大揽地说好啊好啊!我们合伙来建,大家一起来用,我们出资70%,你们出资30%,使用权嘛也是大家的,按出资比例享用使用权哈!……

这位看客说,听起来很不错嘛!啥都没得的兔子白捡了一件好东东,还不用出全部的银子哈?

可这里头问题也是大大的!这个东东整成了,归哪个所有?产权是哪个滴?这个7:3的使用权,在具体使用上咋体现?如果毛熊是控股方,兔子要使用的话是不是都得经过毛熊允许?那么兔子的国家安全和军事行动是不是都得在毛熊的监控之下?……

本朝太祖及其战友们是打兔子最衰落的年代过来的,对这种貌似公允高风亮节的套路十分十分的熟悉且深恶痛绝!据说他老人家当时的反应就是勃然大怒:兔子的土地上整出来的东东还不能自己想用就用,这不是把兔子当袁大总统这个冤大头么?不成不成!于是大佬们计议一番,作出决定:这个东东自己建,所有权也归兔子,毛熊的帮助全部用兔子库银支付,整成了毛熊也可以使用。

这个意见通过专管兔子国防的彭大将军转告了毛熊。

孰料毛熊对兔子的这个意见根本就没在意,而是继续按自己的意图行事。传来的意见仍然是毛熊出大头的钱,兔子出小头的钱,共同按出资比例使用。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,毛熊又提出跟兔子整一个共同舰队。这个共同舰队的路子跟那个超长波电台基本上一样,问题也基本上一样:合伙的生意,偏偏对最重要责权利问题含含糊糊说不清爽或者故意不说清爽。那么这个共同舰队的指挥权是谁的?按中苏双方谁家的政策行事?兔子有事儿,指得上毛熊的船么?毛熊的船能给兔子派用场么?……

举个例子,如果兔子跟天堂国在台海或东海跟王师开磕,这共同舰队该听谁的?毛熊的船能为兔子的事儿跟哪家开磕?

这个嘛,毛熊大佬赫秃来华与兔子大佬们会谈时说得很清爽:毛熊的船不会为兔子与谁开磕,最多亮一哈嗓子吆喝几声儿!

太祖啥人儿耶?会认这个账?于是先把尤金叫来训导了几句,然后跟赫秃在北京PK了一场,那意思就是共同舰队的事儿你要说清爽,说不清爽就免谈!我等合伙可以这样,如果仗在毛熊那边打,兔子参与,那么兔子参战部队听毛熊指挥;如果仗在兔子这边打,毛熊参与,那么毛熊参战部队听兔子指挥。如果不这样,那就只好免谈。至于那个超长波电台,银子嘛兔子自己出,产权嘛当然归兔子,兔子想咋用就咋用,当然毛熊也可以用。这个嘛,可以为毛熊省下一大笔卢布,很划算的……

赫秃很不高兴,说那东东你们现在那几条破船根本就用不着,为啥非得自己有?

兔子大佬们说:现在用不着将来用得着,兔子总不能事事求看你们的脸色吧?

赫秃无奈,只好放弃共同舰队。超长波电台耶?也只好按兔子的意思办。